主页 > 图片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生活 | 娱乐

通奸女市长

  • 正文
来源:sohuw.com.cn

与山西通奸女市长长期通奸的上下级是谁?

老海

是的,标题够长够臭。曾想把它整短了,好给个交代给有心踩进来的大家,也好摆个卖弄给不小心进来的文章大家。可就是无从下手。一直苦逼。
全民皆知的,“山西通奸女市长”是去年反腐报道里生成的、并约定俗成的一个特定符号,特指已经落入法网的山西高平市前女市长杨晓波。所以,你懂的,这个长达七个字的杨晓波的特定称谓就一个字也动腾不得。网络人嘛总要入乡随俗。况且,循从网络文化的新乡新俗也只是一种精明乖巧,并无啥错。
不过,只要一狠心,还是可以将杨晓波的“大名”,不,已经是臭名,直接替代那个七个字称谓。可是,哪有媒体不想博眼球的?大门户媒体都习喜了长得可爱的特定称谓,小小自媒体又如何脱得了这俗中俗。所以,这回还得入乡随俗,再次尾随一样在如法炮制的大媒体。
当然,终究还是有地方可作删减,那就是“长期通奸”的“长期”二字。问题是,与杨晓波通奸的上下级不等于“与杨晓波长期通奸的上下级”,而后者才该是杨晓波官场升迁的通行证。

 

昨日网络再度起热,但不是武媚娘“满宫尽是奶沟沟”的影视营销热,也不是媚娘的“奶奶不见了”的性文化热。是当下年代司空见惯的又一次的“臭热”,去年4月已落马的前山西高平女市长——杨晓波的“热”。
各大媒体几乎都沿用了相同或类似的一个标题,“山西通奸女市长的痛哭忏悔”。这个长得可爱的特定符号再度出现在黑字体的标题里,文章不热才怪。
文章热了,杨晓波的臭名臭事当然就更臭。臭上加臭。这就是网络制造力----要么把你往偶里热,往神台里造;要么就把你往臭里热,往死里整。一句话,只要不断给你加热发酵,要你上天你绝对入不了地,让你入地你绝对上不了天。

 

当然,杨晓波早该臭死了,也早就臭死了。对于她,昨日网络的“臭热”不过是往死海里倒上一瓢从死海里勺起的海水罢了,什么也没有改变。

 

现代人生存不易,没有多少阅读的时空,走马观花是首选的习惯速度,更多人只是打开网络打马逛溜一通标题新闻,撞上迎合自己阅读取向的才会略作逗留。
像杨晓波痛哭忏悔这类已经失去新闻时效价值但警示教育价值仍在的新闻,如果没有那个长又长并长得可爱的特定符号称谓,文章阅读点击量必然少得可怜。


可怜天下媒体心!
为了以贪警贪,为了让体制内的在职官员听到高墙内的落马贪官的忏悔泪,媒体不惜以“山西通奸女市长”七个字来取代杨晓波的姓名,不惜屈身去作一次不折不扣的“标题党”,而在文章里一句不提与人通奸的具体情节。与“通奸女市长”真正关联的情节,如从哪年哪月开始通奸,如何勾搭成奸,保持了多久的长期通奸,在几个长期通奸的上下级奸夫里又是如何个相安无事的平衡相处,更是半字不沾。
非但如此,杨晓波到底是与哪几个上下级保持长期通奸关系?这几人是谁?他们现在是在案还是在职?是落马了还是落了一身棍?为何只见淫妇不见奸夫?同是勾搭成奸,人尽可知、网尽可转的权利为何奸夫却被剥夺了?


终于兜回到了标题。可是,一个理性于法治中国的人是不会关注标题里的问题的。那个答案留给有猎奇需要的人。

都知道的,新修正版的刑法已经植入了保障嫌疑人人权的“人权思想”,向接轨国际法理又迈出了一大步。在报道杨晓波的雨中泪时,媒体秉持的人权关怀与刑法倡导的人权精神实在相形见绌。
假设也是一种思考。当杨晓波的孩子将来走上北漂之路,当他走在长安街上,被十里长安的男女老少指着脊背叽叽喳喳,“他是山西通奸女市长的孩子”。敢问诸位,他还有多少勇气在共和国的阳光下挺直了腰?还有多少机会参与社会生存的公平竞争?如果这孩子有一天走上违法犯罪的路,曾经对他不负责任的媒体是不是也难卸其责?


通奸固然伤风败俗,但再不对,在党内只是个人作风问题,在社会也只是公民道德问题。媒体在报道违法犯罪时,无论是官员还是平民,都该先将道德范畴的那些事儿过滤掉。如果一股脑儿的捅出来,一如“通奸女市长”的报道,对于社会,恐怕就是伤害多过帮助。
如果法律只保障大多数人权益而无视少数人权益,那就必然有失公平正义;如果媒体只顾关爱大多数人而漠视少数人,那就必然顾此失彼,济一仁而失九义。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媒体也该扪心如是长自问。

 

2015-01-07老海
 

(编辑: )

投稿邮箱:tg@sohuw.com.cn

客服邮箱:78173836.sohuw.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