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T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生活 | 娱乐

央企抱团出海已达成国家意志:可避免恶性竞争等

  • 正文
来源:sohuw.com.cn

  【中国经济论坛】央企如何“抱团出海”?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曹煦|北京报道

  “抱团出海真的势在必行了。”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接通远在莫斯科的中国诚通集团副总裁、俄罗斯中国总商会会长蔡桂茹的电话,这位驻扎海外一线的央企高管和在俄华商的大管家,语气里透着些许激动。

  “散兵游勇、各自为战的中国企业在国际上失败的教训很多,也很惨痛。外国人现在对我们的心理揣摩很准,往往利用我们互相残杀的内部竞争,从中得利。”蔡桂茹说。

  这或许是成为世界最大商品出口国,和首次成为资本净输出国后,中国面临的深刻现状。

  浩浩荡荡的出海大军中,央企无疑是主力军:目前我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70%以上为央企;我国对外承包工程营业总额60%以上为央企。在经营区域上,央企继续保持着对亚洲、非洲等传统市场的优势,对美洲、大洋洲的投资合作规模日益扩大;在经营领域上,逐步由能源资源开发和对外承包工程,拓展到高铁、核电、特高压等装备制造和工业园区建设领域。

  国务院国资委主任张毅在2015年中央企业负责人会议上要求,大力推动高铁、特高压电网、核电、4G网络、建筑施工等具有竞争优势的产业加快“走出去”,同时积极带动中国装备、技术、标准、服务“走出去”,打造出叫得响的中国品牌,推动国际化经营向中高端发展。

  央企抱团出海,既是全球经济复苏乏力、中国经济增速调整对央企的一种倒逼,也是央企发展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跨国公司的需要,也是我国经济更好融入全球经济的需要。

  “抱团出海中,出海是目的、也是一种共识,抱团是途径、也是一种意识。”蔡桂茹说。

  站在下一个出海的路口,过去十余年饱尝海外苦辣酸甜的央企们,是否愿意选择抱团,以及如何抱团?

  抱团出海是国家意志

  5月23日,李克强总理在秘鲁出席中资企业座谈会时提出,在走出去过程中,面对地域文化差异和各种风险,企业一定要抱团出海,防止恶性竞争,国家会在金融等方面给予相应的政策优惠支持。

  事实上,最近几个月,国务院及有关部门就多次对“抱团出海”表态发声。

  5月13日,国务院出台《关于推进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的指导意见》指出:营造基础设施相对完善、法律政策配套的具有集聚和辐射效应的良好区域投资环境,引导国内企业抱团出海、集群式“走出去”。

  国务院国资委日前发布通知要求,央企要加强产业链上下游企业间协同发展,加大海外业务合作力度,倡导有序竞争,避免不规范恶性竞争,实现优势互补、合作共赢。推动国际化经营向中高端发展。

  在国家“一带一路”、周边国家互联互通、中非“三网一化”等战略部署下,抱团出海的国家意志,从国务院总理,到央企总经理,已经达成。

  事实上“抱团出海”在发达国家也早已不是新闻。以日企抢占越南、泰国等东南亚国家铁路建设市场为例,2010年以来,日本负责金融和协调的综合商社、拥有运行技术经验的铁路各公司、制造车辆的川崎重工和日立制作所、在信号和通信设备领域具有优势的三菱重工、擅长运行系统的东芝,以及承接土木工程的大型承包商组成“日本联盟”,共同开展竞标活动。

  订单的获得并非一日之功,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日本政府便大力推进“新干线外交”,日本贸易振兴机构和日本商会等官方和民间组织向日本企业传授东南亚国家政治、经济、法律和税务等领域知识,并举办各种活动与东南亚国家的政府官员和工商界人士建立良好关系,为日本企业开展业务提供便利。

  而包括辉瑞、戴尔等在内的美国企业进入中国后,美国的相关金融、咨询、公关、人力等服务机构等都会来华为其提供本土化服务保障,这就不仅仅是一个产业链条,而是一个产业集群。

P33-1

  国务院国资委主任张毅:在走出去的模式探索创新中,注重加大“联合出海”力度,同行业企业要在市场化运作、利益共享基础上形成优势互补、分工协作的新型业务模式。

P33-2

  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黄丹华:要进一步提升走出去的组织性、协同性,不断创新走出去方式,推动国际化经营转型升级。

P33-3

  工信部总工程师王黎明:把中国企业的技术、装备和融资结合起来,采取集团走出去的方式,还需要进一步加强。

P33-4

  中国海外发展和规划协会会长、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电力领域走出去,不仅涉及到提供设备,还包括施工技术、后续管理等;走出去不仅是发电设备,也包括配套的输变电设备等。“电企应拧成一股绳,整体走出去。”

p34-1

  东方电气总经理斯泽夫:目前全国具有EPC(指整个建设工程的设计、采购、施工)总承包资质的企业有1600家,大家一起“走出去”之后,要避免因为互相恶性竞争,再次成为国际笑话。

p34-2

  中国广核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贺禹:核电“走出去”需要国内的企业形成团队,包括设计院、制造厂家和建设队伍等,充分利用各家企业的优势和经验,共同“走出去”。

  抱团出海的新内涵

  事实上无论是抱团出海,还是联合出海,并不是一个新的口号,而是在中国“一带一路”、“中国制造2025”等战略下,结合当下国企改革和央企重组的预期,这个命题有了新的内涵。

  长期关注中国企业国际化的中国国际贸易学会理事、南开大学商学院教授许晖,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央企海外十余年,经历了走出去、走进去、走上去三个战略层次,“走出去”指硬实力,是资金技术资源的实力体现;“走进去”指软实力,是跨文化沟通与管理的成功体现;“走上去”指创立全球化知名品牌,也是国际化企业追求的境界。总理强调的“抱团出海”,显然应该聚焦在“走上去”这个阶段。“优势产业抱团参与全球市场竞争,不仅有利于稳增长,还可推动中国制造从中低端向中高端提升档次,带动国家整体工业化水平进步。”

  在蔡桂茹看来,国家整体实力和话语权的增强,走出去人员整体面貌和水平的提高,都为更高层次的抱团出海创造了重要机遇。“过去是我们出去找项目,现在是我们要做项目,由被动变成主动,不一样了。”

  记者在采访中也听到了这样的声音:部分央企走出去多年,其实依然停留在投钱买资产这种低层次的扩张,有必要从管理理念、优秀文化、中国形象的向外输出看待“抱团出海”。

(编辑: )

投稿邮箱:tg@sohuw.com.cn

客服邮箱:78173836.sohuw.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