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T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生活 | 娱乐

专家:比空账更可怕的是青年对养老保险失去信心

  • 正文
来源:sohuw.com.cn

  漫画:赵国品

  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2005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当时有35%的人相信“现在每月交养老保险,到时候肯定有保障”。近日,同一机构进行的同题民调显示,仅18.8%的受访者相信现在缴纳养老金对以后养老有用,19.9%的受访者认为没有用,61.3%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副部长贡森认为,一项制度的可持续性不仅取决于制度运行表现,也取决于公众对它的信心。有时,后者比前者更重要。

  要说当下最能吸引公众眼球的话题,养老制度改革一定是其中之一。

  近期,国务院副总理马凯、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等,就统筹推进城乡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工作的情况,接受了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专题询问,再次将公众的关注推向更高点。

  在公众的高度关注中,却隐藏着担心——近年来,关于养老金“空账”、“亏空”、“收不抵支”、“危险”甚至“崩溃”的报道不绝于耳,引发了一些人特别是年轻人,对养老金制度困惑起来。

  我们的养老金还安全吗?养老制度能否兜得住底?近日,我们搜集相关资料,采访权威专家,尝试解答青年关于养老制度的疑问。

  空账不能简单等同于养老金亏空

  在公众对养老金问题的担心中,首当其冲的便是空账问题。

  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显示,2011年,我国城镇基础养老保险个人账户空账数额为2.2万亿元。2012年为2.6万亿元。2013年,这一数字首次突破3万亿元大关,达3.1万亿元。

  个别媒体在报道时,以“2013年我国养老金空账超3万亿”为标题,导致许多读者在看到这些上万亿的天文数字时,心中不免对养老金运行现状产生疑问。

  但事实上,许多人在谈论空账问题时,并没有搞清楚这个空账到底是什么意思。

  上世纪90年代,我国在进行社会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时,摆在面前的有两条道路:一种是“现收现付”模式,即政府用在职职工缴纳的养老保险,来支付退休职工的养老金;另一种是“积累储蓄”模式,即将在职职工缴纳的养老保险储蓄起来,成为职工自己退休后的养老金。

  最终的改革方案采取了折中的方法,就是当前“社会统筹与个人账户相结合”的社会养老保险制度——企业所支付的相当于职工工资20%的部分,进入统筹账户,由政府统一征收、管理,支付当下退休人员的养老金;职工个人支付的相当于工资8%的部分,进入个人账户,累积起来为退休后的生活提供保障。

  制度设计是一回事,运行起来可能是另一回事。现实中,由于我国全面覆盖的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建立较晚,制度确立时,已经退休或即将退休的职工没有缴纳过社保或者缴纳很少,却也需要领取相应的养老金。这样一来,许多地方的统筹账户就入不敷出,需要从个人账户“借钱”,才能保证养老金的正常发放。久而久之,从个人账户“借用”出来的钱,没能及时补上,就形成了空账。

  所以说,所谓空账,是养老保险个人账户账面上有钱、实际却没钱的问题,不能简单等同于养老金亏空。

  那么,现在的空账是否就意味着退休时我们不能从个人账户拿到养老金呢?

  答案是否定的。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封进教授介绍,个人账户的空账运行其实也是一种养老保险的模式,瑞典、意大利等国都在采用,被称为个人名义账户。在这一模式下,个人账户中并没有资金,只是一个记账账户,账户余额根据每年的经济增长和人口增长调整,到退休时按照该账户的累计余额发放养老金。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公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明确指出,要完善个人账户制度,而不是做实个人账户。这被解读为,给实行个人名义账户开了一道口子。

  在不久前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国际论坛2014暨《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4》发布式——‘三中全会的理论突破与名义账户研讨会’”上,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明确表示,个人名义账户是下一步完善养老保险个人账户可选择的模式,并直言改革不能再等。这在某种程度上进一步“明示”了我国下一步社会养老保险改革的方向。

  养老金缺口真的大到难以填补吗?

  空账问题可以被个人名义账户制度化解,接下来的疑问是,面对巨大的养老压力,未来我们的养老金制度能支撑得住吗?

  目前养老金缺口到底有多大?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副部长贡森看来,这一问题不能一概而论。因为在不同层面,养老金缺口的含义不同。

  他介绍,养老金缺口一般可分为五个层面。第一个层面单纯指当年养老金的收入少于当年养老金的支出。截至2013年,在这一层面,我国有17个省级单位出现了这种问题。

  第二个层面是指,在加入政府财政补贴后,养老金的收支之间还存在缺口。目前,我国所有省级单位都不存在这种缺口。

  第三个层面是指,加上政府补贴以及往年养老金结余后,养老金收支仍存在缺口。我国所有省级单位当然也不会存在这一层面的缺口。

  第四个层面是指,做实个人账户后,养老金收支存在的缺口。正如上文分析,未来个人名义账户是改革方向,而非做实。

  第五个层面是指,在未来几十年里保持退休年龄、养老金缴费比例不变的前提下,将每年养老金缺口折现,由此产生的债务相当于GDP的比重。据预测,我国到2050年的养老金缺口累积债务才相当于GDP总量的70%,而目前,在许多欧美发达国家,这一比例达到200%甚至300%。

  事实上,当前我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有着较大的结余,且结余总额近年来持续以20%以上的速度增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于2013年年底发布的《2003—2012年全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情况》显示,截至2012年,我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结余22968亿元,较2011年增长23.4%。

  同时,在充实养老金上,各级财政承担着很大的责任。《2003—2012年全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情况》显示,仅2012年一年,财政补贴全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额度达到了2430亿元,比2011年增加15.9%。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褚福灵教授指出,当前我国养老金的结余规模很大,虽然结余在地区间存在差异,但是通过中央转移支付等手段,实现全国养老金的当期收支平衡并不是问题。

(编辑: )

投稿邮箱:tg@sohuw.com.cn

客服邮箱:78173836.sohuw.com.cn